济南网约车司机:干快车很累,但不想回去跑出租了


  叶峰(化名)觉得虽然干快车也不易,但不想出去干出租了。

  2014年9月,滴滴专车登陆济南。专车月入两万的传言让我跃跃欲试,2015年4月出租车到期后,我开起了滴滴专车。随后快车进入济南、交通部征求意见、北上广深公布网约车细则、滴滴优步合并,这些事让我们网约车司机猝不及防。不过,看到北上广网约车细则放宽了限制条件,再加上专车第一案原告胜诉,虽然济南尚未正式公布细则,我还是看到了希望。虽然跑快车很累,但是我再也不愿意回到传统出租车行业中了。

  讲述人:济南滴滴快车司机叶峰(化名)        

  听说能月入两万

  动了开快车心思

  与其他外地的出租车司机不一样,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济南人。到2014年,我已经开出租车在济南的大街小巷穿梭了将近十年。如果网约车不出现,我的生活也许会一直像之前那样四平八稳、安安心心。

  2014年8月,滴滴打车推出了定位于中高端客户的业务品牌——滴滴专车,9月下旬在济南上线。由于专车定位于中高端人群,而且运价也远高于普通出租车,所以刚开始在济南并没有推广开来。但从2014年12月开始,“滴滴打车”和“快的打车”为争夺市场展开了烧钱大战。两大巨头通过多个渠道对乘客发放大额红包,司机每人每天奖励可达百元。

  那时我还一直在开出租车,我的一些原来开出租车的朋友却开始转战专车市场。当时“开专车月入两万”的传言在我朋友圈中传播很广,我就也有了开专车的想法。2015年3月,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,时任国家交通部部长的杨传堂肯定了网约车模式,这更坚定了我跑网约车的信心。2015年4月,我的出租车六年合同到期,就买了一辆二手车干起了专车。那时候专车生意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好,但是每个月还是有七八千元的收入,基本上跟干出租车差不多。

  随后,滴滴快车在济南正式上线,主打平民路线。这对市民来说是个好消息,但是对我们开专车的却有很大影响。在快车冲击下,专车生意下滑,我又把二手车转手了,干起了滴滴快车,一直干到现在。

  20多人的快车群

  活跃的只有四五人

  就在我全力跑滴滴快车的时候,2015年10月10日,交通部公布了《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和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两份文件明确规定,禁止私家车接入互联网平台进行客运服务。征求意见稿出来的时候,我跑的是滴滴专车,我的车却是通过以租代购的方式从汽车租赁公司买来的,严格来说,也属于被禁止的那一类,并不具备营运资质。跑车的劳累外加政策忽明忽暗让我筋疲力尽、疲于奔命,那时,一些网约车司机纷纷退出。

  2016年7月28日,《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对外公布。在方案中,网约车的合法地位获得明确,满足条件的私家车也可按一定程序转化为网约车,从事专车运营。网约车合法后我很是兴奋,以为以后干网约车可以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。

  但是,我没有高兴太久,等待着我的却是滴滴出行收购优步中国,专快车补贴减少,规则也越来越严苛。2016年9月份一直到现在,我每月毛收入12000元,除去车贷和气钱,能剩下6000多元。而我之前挣钱最多的时候毛收入有近20000元,纯收入为14000元。现在的收入比那时候降了将近一半。因为收入逐渐减少,再加上政策不明朗,我们原来20多人的快车群里,活跃的有十多个人,如今仅仅剩下了四五个人,其他人都退车了。

  看到外地标准降低

  期待济南也宽松点

  去年10月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和深圳等地同时公布了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。当时,京人京车、沪人沪牌的要求让上述城市的网约车政策招致了一片非议,我觉得干网约车办证是可以接受的,但是对户籍以及轴距做出这么详细的规定确实有些过了。

  去年11月12日,继青岛、临沂、日照、淄博、潍坊等五市发布网约车征求意见稿之后,济南也发布了本地的网约车征求意见稿。意见稿规定车龄3年以内,车辆购置计税价格12万元以上,轴距2.7米以上(新能源车2.6米以上)才能从事网约车。我现在开的快车轴距为2.6米,车价还不到10万元,是目前滴滴快车的主流车型,如果济南征求意见稿不降低要求,不仅仅我被排除在外,目前济南市面上九成以上的快车都会被迫退出。

  不过,我也注意到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以及青岛后来出台的细则,都比之前征求意见时的标准有所降低。其中,北京、上海虽然要求“京车京人”、“沪人沪牌”,但在车辆标准上进行了放宽;广州则要求本地车牌,但不一定本地户籍;青岛出的规定则直接删除了轴距、扭矩、行李箱容积的要求。看到这些,我们网约车司机又松了一口气。我觉得快车是共享经济的代表,也有助于解决打车难的问题,我期盼济南的网约车政策能够宽松一些。

  现在虽然很累,

  但会一直坚持下去

 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,网约车从进入市场到存在争议一直到如今获得合法地位,让市民看到了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。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,司机的份子钱也没有降低。我干出租车的时候,逢年过节根本不敢休班,因为一旦休班就意味着我要欠出租车公司150多元。一旦生病闹灾的,想凑齐一个月的份子钱都很难。而网约车没有所谓的份子钱,我今天累了就干了100元的活,除去20%的平台使用费,还能省下80元。根本不用惦记着月底的份子钱。

  我觉得干出租车的话,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和条件。但干网约车的话,却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进行安排。两种模式比较一下,我还是喜欢自由度高一些的网约车。虽然现在很辛苦,每天开车十三四个小时,比之前开出租车时时间还要长,但是我会一直坚持下去,不会再回到传统出租车行业了。